服务热线:400-960-7988

什么样的创业团队让王健林肯砸36亿投资

2016-07-11 12:10:17.0来源:网络
文章摘要:1000家创业企业最终也只有2家能获得成功,整观旅游行业几家大型OTA都已走过了十几年的风雨历程,你羡慕他们成功后的喜悦却忽略在创业路上的种种艰辛,2015年同程获万达35.8亿融资,究竟是什么样的历程能得到首富的青睐?

  最近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段话:“有一个市场调研,采访了500个创始人,其中年薪在20-30万的有19.2%的创业者选择了放弃创业,年薪在30-50万时,有36%的人选择打工,而真正到百万年薪还不改初衷的只有0.2%,这0.2%正好也吻合了创业公司的成功概率。

1.png

  面对当下烦躁的的创业环境,不知道有多少创业者明白1000家创业企业,最终也只有2家能获得成功的现实。而能挤进那0.2%的幸运在我看来或许跟中彩票的概率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区别就是,创业成功的概率或许是可以靠努力和坚持的程度来决定。


  整观目前的商业市场经济环境,互联网泡沫下的资本寒冬让不少创业企业的生命都戛然而止,这让我越发的觉得行业内那些至少存在五年以上的互联网创业企业的伟大。回归我所关注的旅游行业,实际上其中几家大型的OTA企业都已走过了十几年的风雨历程,这其中不乏在资本方怂恿下,被迫投向携程成立于2005年的去哪儿,以及成立于1999年艺龙等。此前我曾讲述过携程四君子的故事,而今天,我想说说那个曾在2015年融资额轰动互联网圈,肯让首富王健林掏出35.8亿元的草根创业团队“同程旅游的故事”。


  万达投资同程


  故事展开前我先说个比较有趣的事儿,上世纪80年代起,旅游的概念才逐渐开始注入中国人的意识里,当时的国家教委在师范大学里批了两所大学设立旅游专业,一所是华师大,一所就是陕西师大;与此同时还批了两所学校设酒店专业,一所是上海交大,一所是西安交大。同程旅游的创始人之一王专就毕业于陕西师大,而携程的创始人范敏则毕业于上海交大酒店管理专业。嗯,不得不调侃一句,或许国家教委的领导们根本就想不到,正是他们设立的专业培养出的人才,造就了中国在线旅游行业两家大企业的诞生。


  此前记者文章《不忘初心!关于“携程四君子”的传奇从20年前讲起…》也曾阐述过,携程四君子中的三个创始人毕业于上海交大(梁建章、范敏、季琦),其中三个也都是上海人(沈南鹏、梁建章、范敏),而同程旅游尽管创办于苏州,但其五位创始人(同程CIO王专、同程CEO吴志祥、同程COO吴剑、同程CTO张海龙、同程总裁马和平)都不是苏州人,只是结缘于苏州大学。尽管同程旅游成立于2004年1月,但要说这个草根团队的故事也要从20年前的1996年说起...


  一个不自信的老师和班里几乎同龄的学生打成一片,是这个草根团队诞生的导火线


  从陕西师范大学本科毕业后,同程的创始人之一王专(现任同程CIO)在1996年被分配到苏州大学旅游系当老师。当时的王专是既惭愧又痛苦,惭愧其本科毕业就去教本科学生,痛苦的是其大四刚毕业教的还是大三的学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专都觉得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但出于留恋苏州的美景,他选择了坚持。为了可以快速的和自己年龄相近的学生融洽起来,王专首先想到的是和自己的学生做朋友,从而彼此促进。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专都和自己所带的学生保持沟通,甚至在他们走上岗位后,他们也会时不时的聚在一起沟通交流,而这些学生中就包括同程旅游的其他三位创始人:吴志祥、吴剑、张海龙。


  同程的诞生源于那个同济大学机械专业朋友给的“一记耳光”


  2002年,同样在一次聚会中,他们偶然发现一个毕业于同济大学机械专业的朋友基于对苏州美景的热爱,创办了一个苏州旅游网,并且在当时的效果很好。这让王专认为他们几个旅游专业的却被一个非旅游专业的朋友打了脸,觉得很没面子,深深的受到了刺激。当时四个好面子的孩子一气之下,决心也要创办这么一个网站。


  然而这个草根团队中,除王专是旅游专业老师外,其他三位也都在毕业后近四年的时间里从事了一些和旅游、互联网相关的工作。吴志祥1998年毕业于苏州大学,学的是旅游专业,毕业后先教书,教的也是旅游;1999年,吴志祥当上了观前街一家旅游公司的副总经理。然而不甘平庸的吴志祥一心想尝试做自己并不熟悉的行业,2001年吴志祥加入阿里巴巴做业务员。吴志祥的同班同学张海龙毕业后曾拥有在笔记本电脑硬件厂以及软件公司的工作经历。而毕业于1999年的吴剑是团队唯一的女士,其曾工作于中国旅游报。


  如果创业不能全力以赴,想要成功真的很难


  四个人凑了10万块钱,在苏州大学的教工宿舍,总共18平方米的空间里面,隔出9平方米来办公。这四位创始人中只有王专是一边任教一边创业,在创业一段时间后,王专发现想要去把一件事情做好,不全力以赴,其实是非常难的,因此王专决定从苏大辞职,然而在那个年代辞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时王专第一次知道办理离职手续还要赔钱,因为单位同时也分配了住房,因此王专是赔了两份钱。尽管所有人都觉得王专不值得,但王专认为只有把一切割舍清了,才会全力以赴。


  海尔张瑞敏的一句话,让同程旅游的创始团队从四个变成五个


  2006年央视推出的“赢在中国”是国内第一次大规模地推动了创业的高潮。同程旅游这个草根团队在当时获得了第一届12万参赛队伍里的第5名,那一届马云是副评委,总评委是联想的柳传志和海尔的张瑞敏。在比赛过程中,张瑞敏对这个草根团队说了一句这样深刻的话:“我觉得你们做的是旅游互联网,但你们这个里面会有很大的问题。你们这些人都是学旅游的,你们其实不太懂互联网,我觉得你们的知识结构出了很大的问题。而且,要命的是,你们四个人还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瞬间脸红的四个人觉得张瑞敏批评的很到位,比赛结束不久后他们就并购了一家以程序员为主的20多人的团队,而这个团队的创始人马和平则成为同程的第五个创始人。


  嗯,大家或许并不知道马和平曾在机票预订业务上和吴志祥产生过分歧


  马和平上任后,认为同程应该上线机票预订业务,但起初吴志祥并不赞同,他认为机票预订业务早已被巨头们瓜分,同程的介入并没有任何优势,同时同程的核心产品是景区门票,相对于机票预订业务并不了解。但马和平依然坚持,直到拿下了机票预订业务。如今,机票预订业务已是同程的重要战略之一,同时随着和腾讯的合作,如今也向同程独家开放了销售入口,大大增加了同程的票务销售量。看似一切都越来越好,但在竞争激烈的商场环境下,战争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被打响。


  同程噩梦的开始只因携程梁建章的凯旋归来


  在携程梁建章攻读博士的6年时间里,让其意想不到的是携程的发展速度明显慢了很多,而此时的同程、去哪儿、途牛以及艺龙都在高速的增长。2013年3月,梁建章回归携程,就在同程团队一切看起来很美好的时候,梁建章的回归让同程的美梦瞬间破碎。


  梁建章宣称拿出33亿元人民币打响了在线旅游行业那场没有硝烟的“价格战”。尽管当时携程对标的目标是艺龙,但其攻打的休闲游市场无疑也牵涉到了同程。梁建章的疯狂进攻一时间让这个草根团队乱了节奏。吴志祥此后曾公开表示“同程辛辛苦苦十年,赚了一个亿,价格战打起来,一个季度就烧掉了十年的利润。”当时的吴志祥甚至做好了裁员、转型线下旅行社的打算。在那一段时间里,无疑是这个草根团队最灰暗的日子。焦虑、失眠更像是五位创始人的家常便饭。


  2013年的除夕之夜,五位创始人抱头痛哭。吴志祥甚至命令景区事业部,不成单就不要回来。2014年的春节,整个景区一千多名工作人员都没有休息。与此同时,五位创始人也在试图说服腾讯马化腾追加投资,而起初马化腾并不同意,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腾讯答应给马化腾5亿元增持。在腾讯的扶持下,同程和同属于腾讯系的艺龙进行合作,共同抗战,这一切直到2014年发生了专转机。


  同程命运的转机是乎源于梁建章的玩法的突变


  那场持续已久的价格战似乎一时间让在线旅游行业的格局发生了变化。2011年5月去哪儿获得百度3.06亿美元投资,腾讯以884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艺龙16%的股份,阿里推出阿里旅行,万达成立万达旅业。BAT的强袭来袭似乎让梁建章感觉到危机重重。2014年4月梁建章来到苏州想见吴志祥,让吴志祥意想不到的是梁建章的此次来意是带着2.2亿美元想要入股同程。尽管同时携程也与途牛创始人兼CEO于敦德达成协议,在途牛IPO完成时携程将以发行价收购途牛价值1500万美元股份。但梁建章突如其来的惊喜依然让同程团队感到兴奋,携程突然的转变玩法让他们觉得应该顺应趋势。


  吴志祥曾打趣的说到和万达的结缘似乎要归功于万达酒店盖得好


  2015年2月10日同程团队去北京见投资人,当时住在万达酒店。第二天早上吴志祥正好有一个小时的空档,吴志祥认为万达虽然很强但线上业务却是空缺,一时兴起想约见万达投资部,而这次见面也让万达也感到意外。让大家意外的是吴志祥和王健林的交谈也相当顺利,尽管王健林当时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因为聊的起劲,两个人竟然聊了三小时。


  万达投资同程,在吴志祥看来主要基于两点:


  首先,旅游行业是万达基于公司价值成长的一个考虑,并且处于爆发期。


  其次,达线下的文化旅游城、旅行社需要和同程充分配合,形成O2O的模式,完成产业链布局。


  此外,站在同程的角度,吴志祥表示除和微信合作使同程在移动端有了线上入口外,万达每年超过20亿的线下人流资源若和旅游进行转化,这意义非同远大,与此同时同程旅游的用户与去万达影院看的用户,重合度大,也有较高的转化潜力。


  吴志祥拿到60亿后发的发的状态


  实际上和万达的合作让不少人都担心同程的主导权问题,对此吴志祥表示企业最核心最宝贵的资产就是团队,万达也与同程达成共识,决定让渡部分投票权给同程团队。而在吴志祥的规划中,同程不仅要大张旗鼓进军二三线城市,全国每一个万达广场都将出现同程旅游的身影。


  成长道路上的坎坷,并不能阻止创业者向前的决心


  记得在一次采访中,吴志祥总结到“从100条道路中,用最低成本、最快时间排除错误的99条,找到1条正确道路,然后All In,那就是胜利”,或许正是吴志祥这样的理念让同程团队坚决的从最初旅游管理软件转型到以B2C为主的景区门票业务,与此同时先后开通了机票预订业务、周边游业务等。


  在近两年时间里,同程不仅赢得了震惊业界的“双程大战”,在获得携程旅游2.2亿美元战略投资后凭借“一元门票”声名大噪。吴志祥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表示,他坚信未来三年 “在线旅游”概念就不复存在,所有的旅游企业都将实现线上线下完全融合。国民公公王健林也表示未来将目的地、线下渠道、线上融合一体的创新的旅游行业将是未来的前景趋势。


  据了解,同程旅游现有员工一万多人,其第一大股东是万达;第二大股东是管理层;第三大股东是携程;第四大股东是腾讯(腾讯连续三次增资);第五是苏州的元禾,此外还有中信、博裕、基石等其他的股东。据同程旅游官方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同程旅游完成了250亿GMV,服务人次突破1亿。


  从2015年四季度开始,同程旅游全面启动了“总部+6大区域中心”落地战略,目前已成立了华南、华北、华东、华西、华中、东北六大区域运营中心,并已在全国近30个地级市设立了城市运营中心。落地战略是服务于同程旅游“大数据+人”战略的重要举措,与此同时同程旅游正在践行一种旅行社线上、线下融合的新模式,一方面通过总部和六大区域中心联动的模式深入到各地市场,另一方面借助自身平台和大数据优势提供方法论,用人来连接人。


  区别于其他几家大型的OTA企业,在不少人眼里同程旅游像是一个结合了互联网的传统旅游社,同程旅游在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似乎不断的转变策略,跟风行事,在这过程中难免会引发内部管理的一系列问题,但毋庸置疑是今天的同程旅游依然在高速发展。尽管如此,残酷的商场从来都不讲人情,企业的生死存亡很多时候也仅在一线之间,一时的兴旺并不代表能做到百年基业长青,对于创业这个九死一生的行当,需要实力的同时有时候更需要运气,傍上万达的同程真的就前途似锦了么?我想也未必吧。


  2014年开始,BAT巨头不断大规模的跑马圈地,层出不穷的并购案加剧了行业竞争。在百度的怂恿下,携程拿下了艺龙拥抱了去哪儿。那么,你觉得接下来携程会不会怂恿同程和途牛?2016年他们会在一起吗?

  更多关于企业服务(www.haoyuanqu.com)的问题,可以咨询好园区,帮你解决企业服务难题,详细请咨询:400-960-7988。


猜你喜欢

你可能需要更多的服务更多

云管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1.B2-20160074 浙ICP备15003607号|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备案编号33010810000208

©2015-2017 杭州好园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指导单位:拱墅区中小企业服务联盟 浙江天使投资专业委员会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400-960-7988

活动 QQ 意见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