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
互联网+园区
400-060-9008

修改密码

青山资本张野:天使"攒"出来的项目怎么玩

标签:
2015-11-19 00:00:00.0

  风投行业里,从某种角度看,天使轮投资可以说是风险极高且更考验投资者思辨能力与眼光的阶段。天使投资人如何寻找、判断和决策优质项目?如何看待早期做决策时容易犯的错误?某媒体近日推出“天使来了”系列人物专访,采访国内外最为活跃的天使投资人,呈现最早期投资的观点和故事。就天使如何在投资组合中设立“攒成的项目”及竞品双投的问题,本期专访了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

  张野,康奈尔大学MBA,青山资本创始人,中国新锐“80后”投资人代表。2013年起,相继投资了美业共享服务平台“美容总监”、 游戏数据排名网站 “捞月狗”,创投孵化器 “无界空间”,去中介化房产电商 “售房宝” ,互联网保险“悟空保”等在内的近30个互联网创业项目。2015年,青山资本所投汪峰转型打造的“Fiil耳机”被广泛关注。

  不久前,“头条困难户”汪峰因为做品牌耳机FIIL而一不小心从娱乐转版科技,且消息甚是吸引眼球。而鲜为人知的是,FIIL这款产品的诞生,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攒出来的项目”,来自80后投资人张野创办的青山资本。

  一,为什么机构会“攒项目”

  据张野介绍,类似FIIL耳机这种机构自己攒出来的创业项目,青山资本从前年就开始考虑作为投资组合的一部分来运作:根据长期观察,发现其实市场上有一些很不错的方向存在很好的创业或投资机会,但没有发现特别强的创业团队。于是,青山资本尝试把各种行业人才组合在一起,基于某种概念,攒成具体的项目,每年尝试攒一到两个团队去做机构认为好的方向。

  至于为什么选择品牌耳机与邀请汪峰做产品经理,张野的思路如下:

  1,耳机这种产品,国内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品牌空白的局面,并没有如国外Beats等走高端路线的品牌,所以做品牌类耳机产品创业,方向应该是对的;

  2,国内生产力足够,世界上很多品牌耳机都由中国代工;

  3,耳机是一个暴利行业,而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社会里,暴利行业是应该且有机会被改变的;

  4,方向和概念确定好,可以找到合适的专业人士参与。

  为什么是汪峰:

  “一个项目能不能成功,找到合适的创始人很关键。而汪峰本身是一个比较具有产品经理思维的音乐人,比如他10年里每年都坚持出一本专辑,对自己的音乐道路很懂得经营。”

  不过张野也表示,虽然汪峰对音乐与耳机产品比较有研究,但本身还不是一个合适的企业把控者。所以他们找到了前华为荣耀副总裁彭锦洲。在设计工艺方面,邀请到了德国工艺设计团队DA公司(Design Affairs),另外在供应链方面也找到了一位非常资深的合伙人。

  被攒出来的fiil耳机团队,就此诞生。

  但是在业务方面,青山资本称不会干预企业决策,目前还仅仅是FIIL耳机的财务投资人,对待“攒出来的项目”与其他项目没有区别。“无论成败,我们都只是它的普通天使。”

  二,天使投资难在资源无限消耗,投资人需多元付出

  天使投资这件事曾最让张野感慨在资源消耗方面。无论项目来源还是投后,往往做的事情都需要投资团队用自己的资源支撑,而且这种资源有时是看不见的,更近于一种“公益”般付出。“我们希望竭尽所能的在各个方面都能给所投团队提供一些更便利的条件。虽然说创业主要靠创业者自身,但是作为投资人我们也希望有些资源上可以帮助他们弯道超车。”

  除此之外,还要在各个维度去帮助创业公司做的事情多且杂,甚至张野投资的第一家公司“作业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办公室就设在自己家里。“很多时候,被投企业需要我们帮着做什么,我们都会尽最大努力,比如帮他们找客户、招人、找钱,甚至录试题。”

  至于未来,张野觉得对被投企业的服务将主打几个点:例如为创业者提供品牌建设、人才挖掘等方面的支持。据介绍,青山资本目前保持着极高的投资成功率,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很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天使机构会根据实际情况帮助其做些类似调整方向的工作。

  据此,青山资本非常崇尚天使合投模式,张野的逻辑是:尤其是天使轮的创业项目,对投资方资源的依赖程度很深,所以一些创业团队有两三家天使机构合投是好事。一方面,这些投资方的资源都可以利用,实现资源互补;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分散风险的方式。“抱团取暖应该成为大家的共识”。

  此外,从LP组成也可以看到青山资本资源配搭方面的多元化:目前参与的LP除梅花天使吴世春之外,还有唱吧的陈华、好乐买的李树斌、优胜教育的陈昊、听云的陈麒麟等分布在不同领域的、有着不同专业背景的创业者或投资人。虽然根据有限合伙人相关法规,他们不会干预被投企业的决策,但会在投后方面给予相当实际的支持。

  三,为什么看好“泛娱乐+”方向的创业前景

  张野对某媒体透露,他本人非常看好接下来“泛娱乐+”相关的创业方向,并且青山资本会继续攒类似“娱乐+产品”的项目。这一判断标准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目前中国经济状况相对来说并不景气,整个传统行业都面临着不小的问题,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阵痛期。而按照以往的规律,一个经济体在经济形式不好的情况下,泛娱乐业却往往升势明显。正如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提出的“口红效应”经济理论:经济萧条时期,泛娱乐化反而盛行。检验这一理论的例证之一是,在2008年的世界性经济金融危机期间,中国电影产量达406部,增幅高达30%,超过GDP增幅好几倍。

  其次,产业结构的改变促使泛娱乐方向大有可为:此前中国电影之所以发展较慢,一大原因在于传统院线的分成机制、排片机制等不合理,导致院线吞食了大部分电影收入。而用户习惯(包括付费意愿)、基础系统的变化都在倒逼院线改革,促使更多优质内容的诞生。

  至于判断趋势方面,张野坦言,在青山资本的实践中,往往会根据某个领域的产业链发生的“蛛丝马迹”变量来做推理演绎,比如思考这一变量可能如何延伸影响到产业链的上下游,或引起其他他相关行业的改变。从哲学层面讲,一个复杂问题的解决,往往在本层级系统里是无解的,需要到更高一级的系统里才能找到答案。

  天使阶段投资,总是需要一点“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的格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