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960-7988

薛蛮子:打通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墙就能发大财

2016-07-12 10:35:51.0来源:
文章摘要:薛蛮子表示每个行业其实都有“互联网+”的精髓,而如今创业者最大的机会就是股权投资,一个创业公司敢于分享是成功的必要条件。把产业潜力深挖掘出来,把行业细分慢慢做透、精,想一件事是你力所能及的,那个才是你真正的方向。

  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对关于“互联网++”主题的深度演讲,在此次演讲中薛蛮子主要阐述了以下几方面要点:

  ①玩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的90后、80后孩子们不懂传统行业,而如今能在传统行业中能够结合互联网的因素的其实是一个大优势。

  ②跟雷军学习,把自己的股份分享给对方,能做行业中一流的团队,这样“互联网+”才能真正实现。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敢于分享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③对于目前创业者而言最重要的三点:第一,要有一个好的目标;第二,是够缺乏好的团队;第三,是否能忽悠到投资人给你钱。

  ④中国的创业环境不是全世界第一,至少也是全世界第二。中国的创业者应该明白如何利用优势打造特点,打出差异化的产品,那个时候才有机会。目前市场最大的机会就是股权投资。

  ⑤大家不要好高骛远,把你产业潜力深挖掘出来,把行业细分慢慢做透、精,想一件事是你力所能及的,那个才是你真正的方向,我觉得每一个人都要实事求是。

25.png
  以下是原文实录:

  大家好!今天有机会跟大家交流,我想说说“互联网 +”,我觉得“互联网+”这个概念,应该说互联网这件事从发明到现在逐渐的渗透到我们社会、经济几乎每个方面,最开始www,逐渐的到.com。

  经过乔布斯先生的革命,大家都认为手机是打电话的东西,乔布斯说不对,乔布斯说这是移动的时代,一下子就把什么叫手机这件事清楚了。所以,以前最牛的诺基亚、摩托罗拉,不到三年就out了。

  现在有特斯拉,他说什么是汽车?汽车不是汽车,汽车是带着四个轮子的电脑,这个就是特斯拉。汽车我们做了100年,大家花无数的经历,怎么能把发动机做好,怎么能把变速器做好,怎么能把外型做的炫,从福特折腾一千块钱的汽车一直到今天,来来去去的转,而特斯拉干了一件事,就把这个行业颠覆了。

  这件事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巨大的好事,我们中国人最怕的就是做发动机,咱玩不过德国人,最怕做变速器,玩不过日本人,中国人玩电脑一把好手,全世界的电脑,包括乔布斯先生都和中国人合作的,中国人玩电脑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有着巨大的潜能。

  我们说互联网+,说的就是风口,刚才诸位都说了,什么是风口,我觉得最简单,风口就是机遇。雷军之所以能成功,就是他成功地预测到咱们中国人,这么众多的手机用户中将会迅速带来智能手机的迭代更新,他比别人早知道,造就了他三年之后创造了世界科技史的奇迹。他从一个做软件的、从来没有做过硬件的人,花了9个月的时间找了7个人,这7个人是行业中的最出色的人,分享了自己的财富,同心协力,把自己变成470亿美金的公司。

  坦白地说当时雷军找到我、徐小平、曾李青、李开复等等天使的大腕,我们没有一个给钱的,为什么没有给钱?就是我们看走了眼。为什么呢?因为他是一个一辈子做金山软件的人,他做过卓越、做过电商,他哪做过手机啊。不仅是我们这些人走了眼,所有的大腕VC,IDG都没有给钱,给钱的是香港很有名的地产商恒隆地产,他们底下养了两小伙子。

  当时别人都不给钱的,刘芹掏了500万美金买了20%,而且每一轮都跟投,到现在还有小米公司19%的股份。大家算算470个亿美金的19%是什么概念。19%大概90亿美金左右,短短的三年时间,这就是我们亲眼所见的事情。这就是咱们能找到的风口,找到的机会。

  对诸位做传统行业的人,你们面临着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为什么?玩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的90后、80后孩子们不懂传统行业,不懂的事玩不了。这就像钱钟书先生说的围墙一样,在里面的人想出去,在外面的人想进来,谁能够把这一堵墙打通、打开就发大财了。

  想一想在你目前身边传统行业中有哪些巨大的痛点,哪些痛点是通过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新的经济因素能够迅速改造的行业,你就能迅速变为一个行业的首富。

  所以我觉得凡是玩这个的人,在传统行业中能够结合互联网的因素,其实是一个最大的优势,这个事是我认为今后可能30—50年都做不完的一件事。因为我们传统的制造业、服务业都面临升级。

  诸位在座的做各种传统行业,我们最大的人生的悲剧就是花99%的时间忙于一些不重要的琐事。你们最重要的是想到你们行业今后的3年、5年、10年是什么样的局面,怎么能想到利用现在的资源,找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班子,能跟雷军学习,把自己的股份分享给对方,能做行业中一流的团队,这样“互联网+”才能真正实现。

  同时在座的有很多做互联网的人,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不懂传统经济,比如说最简单的,我们现在做的移动医疗,凡是做移动医疗的绝大部分都不是大夫。

  90后小孩做的一系列跟移动医疗、移动健康有关的东西都是皮毛,始终没有落地。

  所以这就是我们今天说的“互联网+”的巨大的机会,其实每个人都很在乎利益,其实在今天的社会中,我们身边到处都是机会。我们缺乏的是:第一,要有一个好的目标;第二,我们缺乏好的团队;第三,你能忽悠到投资人给你钱。

  今天的情况跟以前不一样,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政府主导的产业基金和大量的私人企业,创投企业,和各种上市公司成立的投资组合。

  应该说咱们中国的创业环境不是全世界第一,至少也是全世界第二,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美国做的时间很长,美国的天使投资人大概总的数字是中国人的10倍,最大的好处是完成了一个很好的产业链,绝大多数美国的天使投资人就是天使投资俱乐部,大家一起玩玩,就像老贺的心友汇一样,大家平常一起去南极,或者大峡谷玩玩。

  美国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60岁、55岁,已经功成名就退休了,但是再让他创业他不想干了,同时又想帮助年轻人。一方面有点情怀,一方面有很多的经验,这些人就成立30—50人的投资俱乐部,这三五十人一人出20—50万美金。美国这样的天使投资俱乐部可能有好几千个,遍布东、中和西部地区。

  我们都听说过像红杉这样的公司,他之所以出名,不仅是现在众所周知的他投了Facebook,同时也投资了雅虎和苹果,还有惠普。十几年如一日,把这些个世界的领军人物都能投到,这个就不是偶然了,玩一次是蒙,你给我蒙50年需要很高的难度,这是一个含金量很高的蒙的事。

  我觉得麦总说的很好,就是作为一个投资人其实不容易,绝大多数我们看到的都是成功的案例,但是就像我们看到的创业者案例一样,我们每个人怎么从一个小孩,二三年、或者5年怎么就大成了,获得很多亿。

  但是实际上绝大多数玩过创业的人都知道,每天他们都在寻求生存和不断产生恶性竞争的环境中,每天都在忧虑中、奋斗中。就算上市的那些人也是如履薄冰,像聚美优品,如果随便出一个假货,可能一夜之间破产,风险随时有。对创业者来说,是非常艰苦的,大家只在报纸上看到他赚了多少钱,想不到这里有多少艰辛、多少苦恼。

  我们今天的题目是“互联网+”,我个人认为大家有心在这方面做好,其实就要沉下心来,好好冷静的想想。想到这个行业的本质,哪些事是目前没有做到的,哪些事是互联网能够做到目前没做。

  你要满足这方面,解决这个瓶颈,解决这个瓶颈越大,你未来的创业的公司价值越大。

  所以“互联网+”是所有做互联网的人,包括做传统企业的人,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说印刷。咱们中国大概地级市以上的有360多个,一线、二线城市有日报的,大概有近80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日报、晚报,每个晚报都有印刷厂,印刷厂晚上8点运作到10点,这个活就没了。

  而所有中国这样的被闲置的印刷资源是无数的。所有我们想到印刷,如果全国都能够过来的话,就能够迅速的、全国性的解决所有的被空置的时间和大量的人力。其实对他来说开机印一个名片,几乎成本是零,但是由于我们传统都是一个小店,印一个名片几十块钱,实际上成本几分钱的事情。

  大规模、工业化解决整个印刷业大量的闲置时间、资本、人力的事,很多玩互联网的人也在折腾,但是始终没有人做出来,为什么?就是玩这个的人大部分不懂印刷,而印刷的人为了自己的工资,养他那几个人,搞的头破血流,没有实现互联网,他没有这个精力。其实这样的例子到处都有,这样的事我们天天都看得到。

  我现在投什么公司?闲散的资源,怎么能把大量的闲散的资源集中起来。

  美国有很多人干这个事,尤其是出国的,比如我要上日本,时间不限,只要你帮我出钱让我去,我就帮你背东西。我们就有众多的方法把中国闲散的资源从A地到B地,这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是确实有这个需求。让快递员去完成这个很困难,但是让千千万万的人,有的是闲散的人,本来他就要去这个地方,你没有时间,他可以给你送过去。他今天走和明天去没有区别,明天走省一个机票钱,他肯定明天走,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所以凡是我们需求的,你想的到的这些年轻人都能想到,这些都是机遇。所以每个行业其实都有“互联网+”的精髓。

  薛蛮子的故事

  志军:我跟薛老师挺有缘份,老薛是出身在中国红色家庭,他是怎么样走上投资的道路,我想通过老薛的人生经历我们能够吸收到很多关于社会、关于时代的知识,也能从老薛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我希望老薛讲一讲自己的故事,讲讲“老薛的故事”,谢谢!

  薛蛮子:老贺,你这是叫我出卖“色相”啊!我薛蛮子,1953年2月18日生于北京,老头今年芳龄62。我生活在一个高级官员家庭,我父亲叫薛子正,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27年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30年回国参加工作,我父亲30年代回到苏区做了一名参谋长,红军长征的时候做了江西军区的司令。1949年我父亲来到北京做了北京最开始的副市长,北京造的第一个人民英雄纪念碑,我父亲是当时的秘书长和办事处主任。随后发生了一些变故。

  我14岁那年被送到内蒙古一个公社,一去就是七年,生活很艰苦但那是我的社会大学。我那时候在初中一年级,直到1976年我才回到北京。

  我自己利用了一个机会,在农村的时候每天最累也要做笔记、读书。冬天那时候也没有煤,我自己拿一本字典,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背13000多个单词。期间也读了许多的书,六个月之后就开始看英语小说,一年之后就开始翻译英文小说。那个时候就有了英语的基础,1976年全中国只有三本杂志,第一本杂志叫《红旗》就是中宣部的官方杂志,第二个杂志就是中国考古研究所的杂志,第三个就是文物出版社出的《文物》。那时全中国就这三本杂志,杂志需要一个英文标题,我就担任那个《文物》杂志的英文编辑。

  那时候是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我初中一年级考不上大学,没有招,想上大学吗?想,怎么办?就考研究生!领导不让,因为你要上班,后来我跟领导商量,领导就说算你有本事你去考吧,我就考一把,那时候1978年全国第一届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我用总分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

  为什么我考上了?是我聪明吗?我不笨,但是我真比别人聪明吗?绝对不是,就是运用了一个方法,我的竞争对手是谁?

  首先是大学生,第二是高中生,还有结了婚的,还有想回北京的。想回北京的人,杀人的心都有,竞争特别激烈,我一定得想一个招。这时候我发现首先我要找一个专业是传统的老大学不教的专业,因为中外关系以前是不教的,所以我选了中外关系史。第二我的中文一定是比学英文的强,我的英文比学中文的强,我就弄了一个总分第一。唯一不合适的就是政治不行,43分,始终弄不清楚为什么是四个坚持,不是五个坚持,也不是三个坚持。临时抱佛脚我还专门找了社会科学院的政治所的人帮我补课,要不然遇到这种题就只有放弃,政治不及格,其他的都还凑合,英语考了99分,世界史、中国史把手指头都写酥了。

  我觉得那一年可能全国上百万人考大学,几十万人考研究生,我们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所以就得想个好招,怎么能利用优势打出你的特点,打出差异化的产品,那个时候才有机会。

  那个时候又有一个机会就是出国留学,留学这个事想啊!没有钱,怎么办?忽悠!我那个时候想着找领导。机缘巧合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大学来访,那个时候需要翻译,还要懂中国历史的,后来我就忽悠他写了一封信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校长,说查尔斯·薛先生是中国比较出类拔萃的人才,如果不给他奖学金的话,将是我们加州大学的一个损失。那个信一去,1981年我就收到了一年的全奖学金,就是这样,这是一个机会。

  7月到了美国,我兜里只有五十美金,要10月才开学不够用,那怎么办?打工。

  有一张报纸,上面寻找一个会中文汉语拼音的,我觉得这个我会。我背着一大堆书我就去了,就是鼎鼎有名的孙正义,他发明了一种翻译机,你只要说一句话,全世界32种语言都能说出来,我就帮他翻译汉语拼音中文。

  这个事我驾轻就熟,一个夏天就赚了七千多美金。买汽车,幸福的不行。那个时候1981年七千美金就非常多了。

  所以我抓住了上学的机会,去美国的机会,同时中国刚起来的时候我看到1985年之后,所有的外国公司都得看中国,那个时候觉得中国有机会。我们留学生就回国,找中国最大的痛点,那个时候只有4%的电话,得花五千块钱才能装的上电话,在北京、上海、广州,其他地方装都装不着,这个事是一个大机会,我们就开始玩UT斯达康,注册了然后找到了资本,2001年就在美国上市了。这是第一批留学生上市公司,新浪、网易、搜狐、UT斯达康,就是抓到了一个好机遇,全力,动员所有的力量、所有的财力、所有的精力,大家辛辛苦苦做了几年,所以这就是所有成功的人必备的条件。

  现在我觉得什么是机会呢?现在最大的机会就是股权投资。

  中国面临着一个资产变化的大潮流,而今天的中国新三板,都是为全民创业、万众创新提出来的资本渠道。所以有这个机会对在座的人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作为创业者以前找不到钱,找到钱以后也不知道到哪里去,真正能上市的很少。

  中国有多少家创业公司呢?有1200多万,这是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所以现在有机会了,现在新三板,将来会有几万家,我觉得这里面就为所有的人提供了大量的特殊渠道。

  所以我觉得每个人眼前都有大量的机会,没有出息只能赖你自己,现在所面临的机会太多了,能够实现的机会也有很多,有钱、有人、有团队、有政府的支持。

  我们整个中国五千年以来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平等自由的创业环境,也没有这么宽松的资本渠道,更没有宽广的多渠道的机制。所以说这些都是每个创业者前所未有的机会,手里只有几百万块钱,慢慢积累到几千万块钱,只要是做到细分市场专业领军的老大,就很好。就像做外卖老大,那也很牛的,有什么不好的。所以我觉得大家不要好高骛远,把你产业潜力深挖掘出来,把行业细分慢慢做透、精,想一件事是你力所能及的,那个才是你真正的方向,我觉得每一个人都要实事求是。

  第二点就是创业者太关心自己的事,都觉得自己的事牛的不得了。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也是的,大家的成功都是付出努力的。美国有一个很有名的公司,他在最低迷经济的时候做了一个概念孵化器,那样孵化了几百个创业企业,最后做了一个非常科学的,把所有的创业公司成功的经验列出来。

  第一个就是机遇占42%,团队28%,融资12%,剩下的乱七八糟加起来凑成100%,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控制能力的,你只有努力,不要以为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人,其实每个人机会是均等的。所以能干出来就干出来了,三五年的功夫大不了死了还可以玩电脑,你们还年轻,我都60多了,还天天在忽悠,你们没问题,一定有机会。

  所以有一些创业者也大几十岁的,你看那还有六、七十岁的玩的这么大,所以什么机会都有。你们一定要实事求是,充实自己,充分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在玩什么。今天我们的短板这个事在互联网时代,就是跨越短板,怎么能通过互联网找到你的人脉、团队。就跟那个桶里盛多少,就决定于你的板子有多长,所以要找好的团队。马云比大家本事都大,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大量的股份都不在他手里,而是在创业的时候团队里的人,每个人都是手里持有股份的,如果不给股份行吗?所以创业的时候要敢于分享。

  举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十年前在石家庄遇到的一个21岁的小孩,这哥们叫李想,1981年生,高中毕业。他把自己的汽车之家做到一定程度之后遇到了瓶颈,那时候就跟我说老师,我想找一个CEO,我说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CEO。这时候正好碰见了秦志,就是我投资的一个几千万的公司,卖了一亿美金给谷歌的时候,秦志来了,他说这个人我想要。他还说拿自己的股份白送14%给他,这个公司目前价值是54亿美金在纽约证交所上市。只有他自己心甘情愿在公司做副总,甘受职业经理人的领导,当时秦志来的时候这个公司销售大约是三五千万人民币,现在的销售额是几十亿,是中国最大的,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网站。

  我讲的道理就是分享,如果你没有分享的情怀、分享的胸怀,没有这种器量是不可能达到这种的。你想发一点工资就把事情解决了,把公司发展了,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把你资源、生命、股份、财富舍得分享出去才有机会,不给分享,自己死霸着绝对不行。

  今天我觉得最好的例子就是任正非。任正非的股份现在之有1%,价值在哪?能做到这份上不容易,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敢于分享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刚才问我有什么经验,我觉得最大的经验就是敢于分享。

猜你喜欢

你可能需要更多的服务更多

云管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1.B2-20160074 浙ICP备15003607号|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备案编号33010810000208

©2015-2017 杭州好园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指导单位:拱墅区中小企业服务联盟 浙江天使投资专业委员会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400-960-7988

活动 QQ 意见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