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960-7988

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风险投资人

2015-12-07 00:00:00.0来源:
文章摘要:我经常被问到我是如何成为一名风险投资人(VC)的。我的妻子埃米总是提醒我,当我还是一名企业家时,我常常在麻省理工学院作关于创业精神的演讲。我总是非常坦率地告诫大家“远离风险投资人”。我一手创办了我的第一家公司,尽管我们为风险投资人做了大量工作,但从他们身上赚取的费用(他们向我的公司Feld Technologies支付服务费),我更喜欢看作是“收入”而非“投资”。

  我经常被问到我是如何成为一名风险投资人(VC)的。我的妻子埃米总是提醒我,当我还是一名企业家时,我常常在麻省理工学院作关于创业精神的演讲。我总是非常坦率地告诫大家“远离风险投资人”。我一手创办了我的第一家公司,尽管我们为风险投资人做了大量工作,但从他们身上赚取的费用(他们向我的公司Feld Technologies支付服务费),我更喜欢看作是“收入”而非“投资”。

  大约20年前,Feld Technologies被收购。接下来两年里,我用出售公司得来的钱做了40笔天使投资。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银行存款一度不到100000美元———我的大部分净值都被捆绑在了天使投资和我们在博尔德(Boulder)买的一栋房子上。好在埃米对此通情达理———我们当前有足够的收入过我们想要的生活,我们还年轻(当时只有30岁),而且通常不太在意手头有多少现金。

  渐渐地,我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的一些公司从风险投资人那里筹到了钱。其中一些对我来说是惨痛的教训,比如NetGenesis,那是我做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我从一开始就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主席,直到两年后它筹得400万美元风险投资。得到那笔风险投资后不久,风险投资人雇用了一名新的“职业”首席执行官,他只待了不到一年,就被另一位首席执行官代替,后者为这家公司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在此期间,创建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离职了,我决定退出董事会,因为我不支持换掉这位首席执行官,我感到自己对公司不再有影响力,同时也失去了乐趣。

  但当时我还不是风险投资人,我用自己的钱做天使投资,竭尽全力帮助一些我参与创建的公司茁壮成长,比如Interliant和Email Publishing。当时我住在博尔德,但不停地奔波于波士顿、纽约、旧金山和西雅图,因为我的多数投资对象都在这些城市里。此时,我开始更多地接触风险投资人,帮助他们做新投资尽职调查,吸引他们关注我的天使投资,并在我受邀投资“企业家副业基金”(Side Funds for Entrepreneurs)时对一些风险投资基金进行小额投资。

  查利·拉克斯(Charley Lax)是我在波士顿有过交集的风险投资人之一。查利是一家叫VIMAC的公司的合伙人,他当时正在考虑投资于互联网。我是当时(1994-1995年)波士顿投资互联网最多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因此我们的职业轨迹偶尔会交叉。我们从未一起投资过,但我搬到博尔德以后,我在1996年年初的某天接到了一个电话,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嗨———我刚刚加入了这家叫软银(SOFTBANK)的日本公司,明年我们要对互联网公司投资5亿美元。你想帮个忙吗?”

  “呃,好吧,当然。”我不太清楚“帮个忙”意味着什么,但下一次到旧金山出差时,我参加了一次早餐会,最后他们对我说:“欢迎加入团队。”

  我仍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无论怎样我还是在做天使投资并乐在其中。而且很快我就成为了一名“软银会员”(SOFTBANK A.liate),凭借这个头衔,我可以每月拿到一小笔聘金,介绍交易时有交易费,根据我拉来投资的业绩还能获得提成。这对于我是一种很自由的安排,可以干上好一阵。

  之后一周,我在波士顿见了两个人,他们至今都是我的密友。第一个人是刚刚创建了Flatiron Partners的弗雷德·威尔逊(软银是这家基金的投资人之一),另一个人是Yoyodyne的首席执行官塞思·戈丁。我隐约记得我们和几个人在Yoyodyne进行了一场兴致盎然的谈话,考察了产品并畅谈了互联网和电子邮件作为营销工具的大好前景。

  我的正式汇报很简短———大意是“塞思很酷,公司很棒,我喜欢。”几周后,软银和Flatiron在Yoyodyne达成了投资协议。

  忽然之间,我就成了风险投资人。这完全出于偶然。回首过去17年,这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旅程。

  当我开始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时,我经常交替扮演投资人和企业家的角色。当我成为风险投资人,开始对更多公司进行更大投资时,我仍然交替扮演这两个角色。我花了几年才适应这种角色,但最终我恍然大悟: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同时有效扮演投资人和企业家两个角色,我必须二选其一。

  一旦我选择了投资人这个角色,也就认定我的任务是全力支持首席执行官或创始人。如果我出于任何原因丧失对他们的信任,我会首先与他们直面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协调一致,我会继续支持他们并为他们工作。如果我们不能协调一致,作为投资人的职责,我会在董事会层面解决问题。

  多年来,我意识到成为风险投资人需要具备多种个人特质与才智。与任何其他领域一样,风险投资业有一些优秀的风险投资人,但也有一些差劲的风险投资人。

  风险投资业是这样一个行业,每笔投资都会教给你一些新东西———许多可以通过实践学习到的东西。在我写的每本书中,我都强调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一本书只能提供一种基本框架,但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在这片天地中开辟出一条新路。

  在本书中,马亨德拉·拉姆辛哈尼在建立这种基本框架方面做出了杰出的工作。当你阅读这本书时,不管是怀抱成为风险投资人的目的还是了解风险投资业的动向,你都会承认,马亨德拉为你提供了一种基本框架,有助于你理解风险投资业如何运行。尽管风险投资人的个性、风格、行为和成效千差万别,但马亨德拉以一种面面俱到同时又便于理解的方式将风险资本业呈现在我们面前。

猜你喜欢

你可能需要更多的服务更多

云管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1.B2-20160074 浙ICP备15003607号|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备案编号33010810000208

©2015-2017 杭州好园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指导单位:拱墅区中小企业服务联盟 浙江天使投资专业委员会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400-960-7988

活动 QQ 意见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