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
互联网+园区

修改密码

阿米巴王东晖:如何打造独角兽

标签:
2016-07-13 09:03:19.0

  刚做天使投资,没有数据对王东晖先生是一件痛苦的事。

  此前,作为金山CFO,他面对的都是确定性的数据和模型。现在,作为阿米巴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在每一笔精确的财务投资确定前,王东晖所拥有的只是一份创业项目BP、一通创业者说辞、若干关于商业未来的假设,以及创业者身上散发出的“气质”。

  “刚开始很难受,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只有三个合伙人。”2011年10月原金山软件执行董事兼CFO王东晖、原阿里巴巴集团企业融资及财资管理部董事总经理赵鸿,以及口碑网创始人李治国正式宣布合伙成立天使投资项目:阿米巴基金。

  王东晖说,我和赵鸿都有很强的金融财务背景,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都有较多的经验,但他们都相信经济的核心在企业。“当时处在内心变化的一个拐点:想从微观上去观察一家企业,伴随企业成长,最好还能有自己的印记,有更多的空间去施展。”

  “怎样离企业家精神更近是我们核心方法论。对我们来说,以企业的形式创业不太可能,但我们可以通过成立一家基金去创业,跟中国年轻的企业家共同成长。”王东晖告诉记者。

  实际上,除了主观上的渴望,客观上来说,当时中国正处在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迁移的大趋势上,面向C端用户的消费习惯正衍生出全新的商业模式——这让王东晖看到了机会,“倍增或十倍倍增的情况正在发生。”

  不过初创时的“适应”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阿米巴就投出了第一项目——蘑菇街,从最新一轮2亿美元融资来看,蘑菇街早已突破了10亿美元“独角兽”公司的估值。此外,阿米巴还因为投资快的成了滴滴快的的投资方,因为并购成为了“新美大”的股东。第一期基金,阿米巴共投资了35家初创企业,有3家独角兽,还有数家估值数亿美元的公司。如今,第二期基金投资A轮前(含A轮)规模达10亿人民币,并以超募告捷。

  在总结上一期基金投资时,王东晖告诉记者:“我们真心想把这件事做到最好,用心去做。投蘑菇街的时候,实际先是我们管理合伙人出资。而且一期资金,我们不仅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还是最大股东,这是我们的态度,也是特色。现在第二期,除了一家很大的机构投资人,我们也还是基金里最大的个人股东。”

  愿意以大股东身份去管理基金,实际上还是自信的表现。在被问及投资逻辑时,王东晖表示早期投资会平衡地看项目和团队,“项目的天花板和团队的长板是我们集中关注的。一个早期创业项目天花板很低是不能忍受的。另外,也不存在完美的创业团队,但如果能让我们发现团队的长板,那我们就愿意容忍短板的存在去投资。比如当时投资快的,阿里巴巴的进入让我们知道打车软件需要的靠山找到了,下一步快速发展只是时间问题。”

  此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东晖还重点谈到了成功创业者身上散发出的气质,“特别坚韧,懂得自我控制和把我,特别是年轻创业者会更令我们另眼相待。很多创业者在早期融资的过程中,会不断受到挑战和质疑,可能会让人很受不了,但你可以看他反应。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我们不需要你enjoy,但你需要直面它、甚至拥抱它,寻求解决方案。在创业漫漫长途上,你还要面对团队的质疑、合伙人的质疑和未来投资人的质疑。事实上,到头来你会发现,我们会是你最友好的天使投资人。”

  4年过去,王东晖早已对缺少数据的早期投资游刃有余。“说到投资的成功,我们觉得做早期投资最重要的是价值投资,而不是交易,很多东西是没法量化和细化的。”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从企业CFO到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需要做哪些转变?

  王东晖:改变比较大的是态度,首先是放下。之前你是投行或者企业高管,别人对你都是毕恭毕敬,你有光环,但是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官僚。不过离优秀的企业家近,要取得优秀企业家的信任。我们首先要放下,忘记自己的光环和成功。当时打交道的很多早期创业项目都是名不见经传的,他们都在民宅里。现在我们也把绝大多数的时间花在“去离企业家更近”的方面。

  记者:从企业CFO进入VC领域,具备了哪些条件?

  王东晖:我们对于商业模式之类的非常敏感,擅长做分析和量化,能够去预见到一些趋势。另外,长期在企业可能会让我们更懂企业内部是怎么一回事,并且我们的合伙人也好、团队也好,都在互联网的核心圈子中。我们是一家行业基金。

  记者:当时为什么选择投资快的?

  王东晖:在快的的投资中,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是一直在看交通中线下流量向线上流量转换,交通里看了很多项目。尽调的话,滴滴和快的都在看。我们最后选了快的,主要是锁定了和阿里一起去投,因为我们知道打车这件事拼到最后需要一个很大的靠山,但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也是偶然性,腾讯会把滴滴当做支付的一个应用场景去和阿里正面PK,帮了滴滴。所以打到最后,超级大国一统江湖。不过从滴滴快的之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巨头再如此去打的基础已经不再具备了。另外,说服吕传伟从美国回来加入快的,出任CEO,也是我们在快的投资上阿米巴投资方式的一个体现。

  记者:我们对所投企业的投后都会像快的一样吗?

  王东晖:我们不会参与到团队的运营当中,比较大的层面就是战略的方向和早期资源的匹配,我们只做匹配,即便如此,我们也只是对最优秀的企业去做,我们是能够忍受项目里的企业不成功,但是不能忍受天花板低。所以在投的时候,都是希望它能够在细分行业里做到领先的,领先的话只有第一第二,中国互联网行业里大部分领域里是不容许第三名存在的。

  记者:怎么看投资风口之类的理论?我们怎么去把握投资趋势?

  王东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论,每个人都会凭着自己的经验去做擅长的事情。对于阿米巴基金来讲,我们希望看比较长的年限,阿米巴基金的年限是11年,所以5-7年内都可以是企业的成长期,不用很早进入资本市场。

  至于说怎么看趋势,首先,投资这件事,一定得有纪律来定义你自己,即什么事情是你不去做的。比如我们在第一期当中,认为自己不擅长的就不投:游戏、硬件之类的,工具App类的也没有投,我们实际上能够找到自己明白的擅长的。

  另外,我们投我们相信的东西,所谓相信就是,我们认为这件事情是能够成功的,这个方向是让我们自己感觉很舒服的。这件事不是说团队怎么样,而是团队必须先相信,才会去看。一般来说都是我们在看这个方向,然后有优秀的项目过来了,我们就选了这个项目。需要说明的是,早期投资很多东西都是假设,都是对未来的假设,很少能够量化。

  记者:初期创业团队都会有哪些问题?

  王东晖:问题太多了,没有完美的创业团队。并且问题在各个方面。对于初创团队,很多时候就是看谁能够更吃苦、更执着,更有悟性。有些意外导致了成功,也导致了失败。这两期基金,我们给我们投的企业犯错的机会,如果有机会跑出来,会是更高层面成功的一个事情。

  很多时候他失败了,意义可能也是基于试错后的一种成功。做早期投资就是这么一个事情。你也不知道谁有多大的成功概率,很难知道这件事情的倍数是多少。

  记者:那些成功的创业团队有什么样的特点呢?

  王东晖:优秀的创业团队往往是对于创业这件事驱动比较深,即把事情做好的动机很深,这是最核心的,对于所做的事情有很大的真诚和热情,聊几分钟就能感受到能量和气场,这是做好事情最本质的东西,而不是为创业而创业。

  另外,优秀的创业者变现出的韧劲特别强,能忍辱负重,一定会自我控制自我把握,特别是很年轻的创业者,我们都会对他的人和事儿另眼相待。比如很多项目,在融资过程中,不断受到挑战。很多人是很抓狂的,我不能说他enjoy,但如果他根本不在意,只是去面对去拥抱,这一下就能把1000个创业者中999个拉开了。

  记者:阿米巴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或者希望成为什么?

  王东晖:我们内部有句slogan:寻找最强生命力的创业者,成为成功创业者的信任伙伴,成为独角兽工场。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期待您在12月19日新浪创业训练营上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