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960-7988

薛蛮子:不缺创业者 缺少合格的天使投资者

2016-07-12 16:26:26.0来源:
文章摘要:2016年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全程直播。

  2016年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大国图新 重启增长”,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全程直播。

  在TALK1“创新驱动-大创业时代”夜话上,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表示,中国缺少的其实不是机构投资者,也不缺少创业者,中国缺少合格的天使投资者,怎么能给他带来资源,怎么设计他的期权计划,怎么谈客户,这是一个天使投资者除了钱之外还能带来的。

  薛蛮子称:“如果中国人要做双创,如果是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必须是全民天使,必须普及中国广大中小企业主,有点儿闲钱的,他把这事儿投入了,真正能做合格的天使投资人,帮助当地的年轻人,有志于创业的人,这样我们创业的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演讲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将进入本场的压轴环节,我们无须多问,因为台上的嘉宾还有台下的各位朋友已经提出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都直指中国的投资行业,尤其是天使投资行业,掌声有请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先生登场。

  薛蛮子:台下创业的有几个?举手。

  主持人:先得说一下什么叫创业,创业有可能是他在体制内待着,在岗位上创业创新也行,愤然辞职,自己做自己的老板,也是创业,像您这样或功权老师这样的,在我心目中也是创业,之前我们的李丰总离开了IDG,做了一个新基金,难道不是创业吗?所以创业的概念应该很大。

  薛蛮子:创业首先必须是离开自己的工作,吃公饭窝公死,不算创业。

  主持人:来自一种观点,说的未必是形式上的,而是你的心态上是否坚决,是否全力以赴,是吗?

  薛蛮子:是。

  主持人:我先配合一下您吧,您今天晚上有什么不能说的?

  薛蛮子:没有,嘛都能说。

  主持人:我先问一个事儿,2014年4月16日您开始回归自由身了,回归了投资人的身份,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您忙什么呢?

  薛蛮子:投钱,投了百十来个项目。

  主持人:大家都说资本寒冬来了,投资人都回归理性,能少投就少投点,能把价格谈低点就谈低点,您这速度怎么没降下来呢?

  薛蛮子:我们天使这事儿和后面的不一样,一般天使投资,只要项目好、人好、价钱不贵,都可以投,我认为是好时候,当然了,如果是PE、晚期投资,一次投几个亿,我们是投几十万、几百万。

  主持人:什么样的项目特别热衷于找你。

  薛蛮子:我每天都收五六十个PPT,什么样的项目都有,绝大部分都是青年人,创业的,有电商、有智能硬件、有大医疗……什么都有。

  主持人:什么样的项目会拒绝你?

  薛蛮子:没有人拒绝我,谁跟钱有仇啊?

  主持人:今天这场我不想霸着蛮子先生的时间,现场很多您的大小粉丝们,还有很关注您的朋友都在现场,我问完几个稍微专业的,毕竟咱们在2016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这可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财经平台,问完之后我们开放全场互动?

  主持人:蛮子老师特别好,下一个问题,凤姐当天使投资人了,您知道吗?

  薛蛮子: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儿,因为天使投资这事儿,咱们中国自从有了创业大潮,这么多年我们中国不缺乏创业者,创业者满街都是,我们这么多年最缺乏的,其实钱有的是,而大部分是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有他的规则和框框,广大创业者最需要的实际就是天使投资者,之所以美国硅谷这么多年有这么辉煌的成功就是美国大大小小有几百个甚至上千个遍布东部、西部、硅谷、波士顿、纽约……大量的天使俱乐部,天使俱乐部都是由一些已经达到了财务自由,在大公司干了一辈子退休之后,愿意帮助年轻人,自己有点儿闲钱,大家绑在一块儿,一个俱乐部八到十个人,一个礼拜星巴克喝杯茶,有的人做生物工程,有人做金融,有人做硬件,有人做软件,他们开个会,他们跟创业者一凑,基本上放一个十万到五十万,最多不过一百万美金的项目,这是美国天使投资80万人到100万人,这是我们今天见到的所有伟大公司,雅虎也好、Twitter也好,Facebook也好,每一个都有天使投资,要是没有,大学毕业的学生,一分钱都没有,他没有办法存在于今天。

  我们中国缺少的其实不是机构投资者,也不缺少创业者,中国缺少合格的天使投资者,怎么能给他带来资源,怎么设计他的期权计划,怎么谈客户,这是一个天使投资者除了钱之外还能带来的,你们同意码?(掌声)

  所以我觉得这其实是目前创业界(最缺乏的),如果中国人要做双创,如果是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必须是全民天使,必须普及中国广大中小企业主,有点儿闲钱的,他把这事儿投入了,真正能做合格的天使投资人,帮助当地的年轻人,有志于创业的人,这样我们创业的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主持人:我觉得蛮子说的这点非常重要, 这番话基本撇清了关于天使投资的很多误区,中国听“天使投资”,其实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使投资,非常有幸,一个多月前我受邀主持一个全球天使投资论坛,俄罗斯的、美国的、英国的……来了64个,我们在过程中交流,他们非常诧异,其实天使投资人大部分应该是有个公益的心态,所谓就是钱多的都闲得慌,我就帮帮人,反正我去赌,或者去什么,也不合适,那我还不如帮帮别人,他的心态是帮助别人为前提。

  其次,天使投资人大部分是个人,是一种个人行为,但在中国很神奇,这两点都不符合,中国天使投资变成了机构型的,一个基金,或者是逐利的,我并不是义务帮助你,助推你的梦想,而是在你进入A轮之前做一个投资,我后面还要找到基金接盘的,这样一种差异使得中国天使投资并没有真正的繁荣起来,对吗?

  薛蛮子:我觉得只能是个时间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一个改革开放刚刚30年……

  主持人:快40年了。

  薛蛮子:中国民间财富积累刚刚30年,做这个事儿也才10年,美国人玩这个已经一百多年了,所以我也不苛求中国一夜之间能达到美国的程度,不说中国,亚洲的日本也没戏,所以中国是除了美国之外仅次于美国的全世界第二大市场,对青年人的帮助中国人目前是比十年、五年、三年以前(都更好),天壤之别,现在不管怎么说,我们见到的人拿着名片的一半都是天使投资人,所以只需要一点时间。

  主持人:我不同意,我倒不觉得中国需要那么多拿着天使投资人名片的人,倒是需要有这种公益心态、导师心态的合格的天使投资人愿意在开始的阶段帮助创业者,是吗?

  薛蛮子:这事儿没有办法要求每个人去做,但我认为你要做好这事儿一定是爱这个事儿,而不是为了挣钱,因为挣钱挺难的,做天使投资人是做孩子王,要给他排忧解难,还得心理辅导,还得给他找对象,狗屁事儿多得不得了,你要不好这口,你做不了。

  主持人:听上去天使投资人很高尚,有时间有资源有钱还能帮帮人刷刷存在感,什么样的人达到如上标准就算是有公德心的合格的天使投资人。

  薛蛮子:我没有公德心,他的主观意愿不重要,只要在实际情况中,他能赚到钱,每一个天使投资人最终一定要赚到钱,第二,他在赚钱中得到了钱之外的乐趣才会乐此不疲,因为比赚钱容易的招儿多得是,所以一个合格的好的天使投资人除了投钱之外还投自己的资源、自己的经验,除了做青年人的投资者,更重要的是带来投资以外的附加值,这就是合格的天使投资人。

  主持人:您今天作为天使投资人的代表坐在咱们这场论坛,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跨界,身份的跨界,据我所知您是美籍华人,也就是说,其实您是美国人,但是是中国血统,所以我在想,因为我还特别比较了一下中美天使投资人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在美国如果你是一个天使投资人,是有很大税收优惠的,如果这笔钱用来做天使投资支持创业者,一开始投出去就有税收优惠,但中国这样的优惠还没有,或者还在酝酿中,是吗?

  薛蛮子:中国没有税收优惠。

  主持人:这更直接。

  薛蛮子:哪儿有优惠呀?没有任何优惠,天使投资更没戏。

  主持人:您交流很多中国同行,您觉得他们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期待?如果中国有导师精神的天使投资人更多,是不是能够更好地帮助创业者?

  薛蛮子:我个人认为短时间内不用给中国天使投资人税收优惠,他们也会干劲儿很大。

  主持人:为什么?

  薛蛮子:因为我觉得中国目前由于经济的特殊情况,由于中国现在的市场机会,它的回报率,中国的天使投资人回报率可能远远高于美国,因此他的净收入一定比美国人税后还好,所以现在不是事儿,将来或许是事儿。

  主持人:你这么说当然好,我觉得有可能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跟您没关系,咱们从专业趋势判断一下,在中国做天使投资人也可能是非常有前途和钱途的行当?

  薛蛮子:一定是这个行当,只要是有一个很好的生态环境,不断的有新的创业项目,所有好的、有独创性的创业项目都能够很好找到合适的投资人,实业能起来,只要有良性循环,有了天使之后慢慢就有A轮B轮……尤其中国,刚才盛总讲的,以前中国早期投资人很痛苦,因为我们“自古华山一条道”,必须等着纳斯达克上市,我当时投资一家公司,1991年就做了,上市的时候已经是2000年,九年的时间,我投资的汽车之家做了八年半,一样的都是艰苦的过程,但现在中国已经有了新三板,没有特别大的要求,同时战略新兴板在上海和新三板的分层制,我觉得中国在今后,所有公司在24个月之后都能有上市的机会,所以使早期投资套现的机会大得多,现在是非常好的机会,不用给他税收,他就干。

  主持人:谢谢薛蛮子先生,也谢谢现场各位一直忍受我问如此财经的问题,最后一个问题,之后就开放,成为天使投资人,只要是投资,肯定是融投管退,钱从哪里来,怎么管理这些项目又怎么退出?您作为一个从业二十多年的资深天使投资人,在中国做,这四个方面一定要坚守什么?

  薛蛮子:我觉得没什么可坚守的,这事儿绝大部分是个人行为,一个是兴趣,最重要,至于退出,你有很多方法,美国天使投资很多俱乐部说行,下个月的时候我要把我50%的股份买回来,我得把我的原始股权收回来,还有的人说我A轮不卖,B轮必须卖,因为这是一个很长的,不同的俱乐部有不同的规矩,对退出的要求和每个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之所以天使投资说的事儿,就是FM,给年轻人钱的,除了家里人、朋友,就是天使投资人,傻冒,这帐是算不过来的。

  主持人:中国出现现在繁荣的创业景象,一定有很多天使投资力量的助推,像蛮子先生这样,像徐小平先生这样,滴滴打车投资人王刚那样,像蔡文胜那样,最后集中响一次掌声送给所有坚守在天使投资环节的人。

  财经环节提问,现场有没有提问的?没有可能就要接近尾声了。

  薛蛮子:没有就回家了。

  主持人:没有的话就直接用一个问题,您别走,我得替刚才的张后启先生一个问题,他对中国资本界非常有意见,不是投资是投机,您做一个最后收尾的回应?

  薛蛮子:我觉得没有办法区分什么是投机、什么是投资?到最后你认为短期套利是投机,它是一种投资行为,作为一个创业人,由于他自己的创业理念没有很快的(被认同),沟通不通畅,或者说所有投资人都是傻冒,所以采取相对消极的说法,说人家投机,我觉得资本本身就是逐利的,投机投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是来帮助你的,不是来害你的,给了你钱,有什么问题?没问题呀,他不是给了你钱吗?他给了你帮助,他的目的和你是一样的,我认为投资和投机不应该是创业者对投资人的判断,创业者对投资人的判断,我觉得中国创业者第一个大的痛点,首先是需要钱,第二有了钱之外能不能带来资源,能不能带来经验,能不能带来钱以外的东西,他是什么动机呢?他就是想发财,所有的天使投资都是投大钱拿小股份,能怎么害你?害不着,你不出钱占大股,别人出钱占小股,让他投机一下又何妨?你们同意吗?(掌声)

  主持人:我有一句话,“通往成功的路上不那么拥堵,因为能坚持到最后的人不太多”,在座各位都是一直坚守的,冲着大家的聆听、陪伴、坚守,能不能送给大家一句话,创业者最应该有的心态是什么?

  薛蛮子:我觉得咱们的创业者非常不幸的是太急于求成,我觉得创业绝对不是百米,创业是马拉松,不管有新三板,不管有战略新兴板,创业本身,生命的过程都是有一个自然的发生、发展,就算你爹是姚明,你爹是刘翔,三个月的孩子不可能打篮球,也不可能长跑,这是创业自动的过程,急也没用,创业者第一件事是选择创业项目,很少深思熟虑,我非常鼓励他们学习雷军,雷军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做小米,绝大部分人有一个热血沸腾的想法,看到一招,找一帮哥们儿开始折腾,一下子就把宝贵的三五年的时间,我觉得第一是找突破口,看看有没有需求,第二是有没有好团队,第三,他是不是干这个事儿的合适的人,对这些事儿不能深思熟虑,今后的发展就不能顺利,找钱一定是困难的,因为要问为什么。

  所以我觉得对每个创业者来说事先的工作是最主要的,我宁可你花一半的时间想一个不是爱因斯坦都能做的生意,而不要一下子冲进去跟千百万同样人干同质化的一模一样的事儿,每天一到月底发工资就把头发揪下来,那是最傻B的,所以我觉得深思熟虑事先最要紧。

  主持人:此处再有掌声。

  谢谢,我们就坐着收尾吧,蛮子也陪一下我,收一下今天创业论坛所有的对话,其实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老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创业的常识也是那么那么地朴实,但经常被人忘了,那就是,少一些急功近利,多一些智慧和积累。

  感谢现场的聆听和陪伴,论坛到此结束,谢谢。

猜你喜欢

你可能需要更多的服务更多

云管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1.B2-20160074 浙ICP备15003607号|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备案编号33010810000208

©2015-2017 杭州好园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指导单位:拱墅区中小企业服务联盟 浙江天使投资专业委员会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400-960-7988

活动 QQ 意见
反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