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960-7988

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发展

2015-12-21 00:00:00.0来源:
文章摘要:2月16日,在浙江乌镇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召开了题为:“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发展” 的论坛。嘉宾精彩观点总结如下:

  2月16日,在浙江乌镇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召开了题为:“互联网金融创新与发展” 的论坛。嘉宾精彩观点总结如下: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郭庆平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在我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在满足小微企业中低收入阶层、提升金融业整体服务质量和效率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不是颠覆与取代的关系,而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我们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要坚持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原则,也要划清合法和非法的界限。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行政监管和自律管理的关系。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 吴晓灵

  数据本身也是一种资产,明晰数据所有权,推动数据整合是我们有效利用非常重要的一个前提。数据所有权的原则是什么?就是谁的数据归谁所有,没有任何主体指向的数据是公共资源。

  我们要加快公共数据的开放力度,降低社会运行成本。以独立第三方发展社会征信事业,金融机构内部信用评级与社会第三方征信是两件相互关联,但又相互独立的事情。征信要遵循权益保护原则。数据主体对于数据应该有知情权、同意权。

  美国科学院院士 保罗·罗默

  交流可以创造价值,互联网可以促进思想和服务的交换,进而促进专业化分工。这就是互联网创造的价值,也是它为什么重要的原因。

  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董事长 彭蕾

  普惠金融可以分为普和恵两个层面,通过移动互联的技术能力实现金融的普遍性,金融的服务也随着移动互联而让更多的人受益。同时用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去服务,这个其实就是惠这个特性。所以我们认为数据上面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互联网金融的核心真正是要做到 “小确幸”,小就是起点低,覆盖广。确是确定性,人跟人之间建立更好的信任。幸是幸福感。然后融资者可以相对以更合理更低的利率拿到他希望的资金

  Kickstarter 联合创始人 Charles Adler

  金融实际上只是一种手段,只是一种渠道,它把一些好的创意、好的想法变为了现实。大家不要放弃现实生活当中一些小小的灵感,因为你只要找到了渠道,这些创意的想法很有可能有生命并且实现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腾讯集团副总裁 赖智明

  未来会有四个趋势,第一,互联网金融将不停的平台化,开放、合作、共赢。第二,互联网金融是往生活化和社交化发展。第三,互联网金融会通过移动化、产品化的方式来达到普惠金融。第四,互联网金融将数据化,通过数据化可以让信用变为财富。

  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 李士林

  在此我们倡议成立中国互联网 + 联盟,以助推国家互联网 + 行动为目标。互联网 + 你我共同的行动倡议单位 (排名不分先后):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百度公司、阿里巴巴公司、腾讯公司。

  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时文朝

  互联网 + 和金融业的结合,为普惠金融确实提供了一条比以前更为现实的路径。这里面也有不同的机构怎么去做普惠金融的问题,如果说互联网企业在广的角度,它是有优势的,能不能做便宜,就看他对金融的理解。

  金融机构最核心的资产就是它的帐户体系,它吃饭的本领就是风险控制。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如果帐户体系为越来越多不特定的老百姓所运用了,就要进行和金融业务同等地监管。

  人人网 CEO 陈一舟

  BAT 可能会在 10、20年 以后发展出相当大的金融业务。但是像人人这样的中型公司,会着重一群用户来着手,或者从某一个产品着手,学生贷款就是非常好的业务。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最大的不一样在于,传统金融是主动去寻找客户,但是互联网客户是主动找到你,所以有一个逆向选择问题,所以做普惠金融风险控制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我们在国外投资互联网金融公司,我们是非常希望投从传统的金融公司出来的,年纪比较大的老同志,作为一个公司来说,它的管理层如果没有多年金融行业的从业经验,都是一些互联网的小毛头在做,失败率很高。从公司的治理上,我觉得要投有防范金融风险的团队。

  众安在线总经理 陈劲

  科技金融方面中国也是最有机会今后不仅能够接近世界先进平,而且有可能领先世界先进水平的非常重要的领域。科技的力量所带来的那种技术的进步和情怀,可能真的是互联网和传统金融理念相结合以后产生出来的很不一样的东西。

  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长虹

  在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对于用户信息服务方面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第一它的普及性已经变成所有人生活的一部分, 另外一点,我们这些用户本质不是为了看信息而看信息,怎么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比如能够实现交易,能够实现跨平台的服务,能够实现我的风险管理,我也能够给市场提供包括价值的再输出,这是很重要的一块。

  第一财经 CEO 周健工

  首先我们觉得财经媒体一定要向数据服务和信息服务这个方面建立起这样一个业务。许多媒体在谈到技术的时候,其实他们有一种恐惧症。我们进入大数据时代,面对这样一个人人都成为一个信息的这种制造者和反映者和消费者这样一个时代,其实对于信息的处理能力可能是远远超出非常结构化的金融数据的处理能力。

  彭博全球执行副总裁 Kevin sheekey

  我觉得中国要实现增长目标,预期目标,就需要对资本市场进行大规模的改造,我想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因为中国很有可能将来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是同样中国也面临着大规模债务的问题,而且这个债务的规模很有可能超过了很多海外的评估人士的预计。

  很多都是机构性的投资者,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需要透明的、快速的、可靠的数据,我们就需要了解到比如说像中国债务的规模,我们既需要知道中国经济的规模,需要知道中国有哪些商机,同时也需要知道中国的社会财富有多少,中国如何分配这样的社会财富。同时,中国在未来的五年它的经济增长前景是怎样,这些数据我们都需要知道。

猜你喜欢

你可能需要更多的服务更多

云管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1.B2-20160074 浙ICP备15003607号|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备案编号33010810000208

©2015-2017 杭州好园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指导单位:拱墅区中小企业服务联盟 浙江天使投资专业委员会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400-960-7988

活动 QQ 意见
反馈
顶部